聖公會聖馬利亞堂莫慶堯中學 文學東京 學生分享文稿

  1. DSCF7112
  2. DSCF7559
  3. DSCF7861
  4. DSCF7972
  5. DSCF7975
  6. DSCF8056
  7. DSCF8068
  8. DSCF8298
  1. DSCF7112
  2. DSCF7559
  3. DSCF7861
  4. DSCF7972
  5. DSCF7975
  6. DSCF8056
  7. DSCF8068
  8. DSCF8298
0 Flares Twitter 0 Facebook 0 LinkedIn 0 Google+ 0 Filament.io 0 Flares ×

聖公會聖馬利亞堂莫慶堯中學的同學於2019年2月25日-3月2日參與「文學東京」遊學團,以下是同學的分享:

 

4A 鄒潔怡:

如果我們香港的文學、文化能夠被「看見」就好了。

現在的香港漫天璀璨燈飾,遍地繁華高樓。本地人重視經濟、社會,遊客看重娛樂、環境,誰能注意到本應是形成香港本地特色的文化呢?舊街舊巷因美化環境而重建,舊樓舊店因不敵財團而拆遷。新香港因此繁華、明麗,舊香港卻在歲月的蹉跎中漸漸消逝。

日本,與香港截然相反。或許遊客對日本最多的評價大抵是整潔、國民素養高、環境優美。然而哪個國家的現在不與文化相干呢?只是選擇視而見之或視而不見的做法而已。日本評價之高、國家文化之高。日本的文化的確大多源自唐朝,然而經過多年的轉變,早已獨立門戶。

走進太宰治紀念館,不巧生活下雨的一天。館內毫無遊覽的客人,然而管理員依舊專注認真地做好自己的本分。見我們一行人來到,抬起燦爛的笑容,向我們印列中文的簡介,逐一分發。 「太宰治,就讀於東京大學法文係時,參與非法運動組織,中途脫離,大學也中途退學。1936年發表短篇集《晚年》之後,又發表了文筆華麗的短、長篇作品,在年輕的讀者心中引發共鳴。」太宰治的絢爛人生開始之時,亦是悲劇的起源之地。太宰治的一生是多難的,少年父親的逝去、青年社會政治的變動、壯年不得入職自己心儀的公司···這些似乎都是太宰治多次嘗試自殺的理由。在四次自殺未遂後,疲倦的他認為「死亡是最美的藝術」。或許對於他來說,在世上的一切的確是一種折磨,使他不得不選擇死亡吧。然而人生的種種經歷,令他的寫作風格興起了一方作派「頹廢派」。在他死前的同一年,聞名於世的小說《人間失格》誕生了。太宰治傳奇的一生雖然就這樣結束,但他的事蹟通通透過他的作品留在世上,不會埋沒。

或許有人會覺得,香港地方之小,無能建立文化館。日本災難之多,卻依然在重重障礙下自強不息,文化依舊開的燦爛。我想,這就是日本人所說的「生活不應該計較長短,而是像櫻花一樣,在有限的時限裡,開出最燦爛的花朵。」

 


 

4A林佳湘:

文字.足跡.腳步

日本的文學作品都有一種魅力,令人無法抵擋,吸引著我們去瞭解和欣賞,在文選里我看見他們多多少少會透露在文章的訊息,他們筆下的東京,他們曾經生活的地方或許是他們經過的地方,有一種細膩的描寫,把他們看見的東西用文字去告訴我們,讓我們一起產生共鳴。

文字的細膩描述,讓我們跟隨著他們手上的筆,去尋覓作家們筆下的東京,嘗試找回他們文章內的景色和他們當時的感受。不論是川端康成筆下淺草寺的仲見世街商店,上野公園幽會的情侶,村上春樹的電車上的擁擠,早稻田大學的大學生活,還是太宰治的三鷹市日常生活,都是他們細膩的描寫,他們真真實實的生活,我們也確確實實地踏著他們曾經踏過的地方。儘管經過歲月的衝刷也不能妨礙感受文字中轉述我們的景色,也是慢慢去跟隨他們的步伐感受他們筆下的東京。

記得我們前往太宰治居住的三鷹市時,天色昏暗,淅瀝瀝的雨令我們的心情都帶著幾分沈重,可能上天也憐憫這個英年早逝又有才華的人,為他默默流淚吧!當我在太宰治文學沙龍親眼看見太宰治的原稿後,看見了他原稿上每一行都幾乎有改動,有不斷的鉛筆划痕去修改,像雨痕滑過車窗的痕跡般。文學的創作也如此不斷地修修改改,才能夠寫出更有感染力的作品,讓別人跟隨您文字的腳步去探索。川端康成的淺草寺和上野公園都是他那個年代的新建築產物,但是經過雨水無情的洗禮,這些新建築都已經慢慢老舊。內裡都也漸漸流逝,仲見世街的商店和公園的情侶都已成為了過去,成為了一段我們無法尋覓的時光,只能在他們的文字中探索那段時光。

東京遍佈著文學的足跡和腳步,文學團的腳步跟著他們筆下的東京不斷尋覓,不斷探索和瞭解。雖然我們無法看見他們的曾經,但可以看著現時的模樣和我們對在文字中尋找到它們曾經的模樣,從而作出比較,看看時間究竟帶走了什麼?時間除了帶走了那些才華洋溢的作家,還帶走了些什麼?好像也把他們筆下描繪的東西帶走了,只剩下一個空殼,再由新的事物的裝滿。

文字的奧妙不就是如此嗎?

Posted in:
Back to Top